【光明日报 2013-04-11文章】

“中国梦”,为中国带来了新的理想。面对社会的喧嚣浮躁,它代表着一种价值的分量;在改革深水区的困难面前,它又展现了一种梦想的轻盈。在文化激荡、思想交锋、价值碰撞的社会转型期,“中国梦”正在弥合裂痕,凝聚共识,试图重塑一个社会的精神价值。本报10日在1版头条开辟“追梦者足迹”专栏,并刊发首篇文章《毕生心血一部书》一文,记录了浙江省温岭市科技局高级兽医师冯洪钱历时半个多世纪完成600多万字巨著《民间兽医本草》的梦想之旅,深刻体现家国兴亡与知识分子的命运一向紧密相连,知识群体理应是“筑梦者”中的中坚力量。

回望几个世纪的历史风云,中国知识分子引领了现代化进程中的思想革新、文化嬗变,而民族兴亡也决定了知识群体的命运与人生轨迹。在包括戊戌变法、五四运动、辛亥革命在内的重大关头,中国知识群体都曾点燃启蒙的火把,照亮了历史幽暗的隧道。他们在时代的漩涡中张弛,不仅要面对探索的艰难、生活的颠沛、时人的臧否,更可能遭遇生死的考验。但即便艰辛种种,这样的探索仍然代代传承、生生不息。那种“纵有千古、横有八荒”的历史视野,“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家国胸襟,“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的人生气魄,百年以后想来,仍觉回肠荡气。

在中西文化的碰撞之中,在内忧外患的激荡之下,这样艰苦卓绝的努力,接续了民族薪火,保护了中国社会的人文精神,为中国现代性的萌芽准备了思想的土壤。中国现代化的每一步,都伴随着科学理念、法治精神、民主意识、人文素养的进步与拓展。而这些进步与成果,正是知识分子青史不泯的功绩。

知识分子理应是,也一直是中国的“筑梦者”。虽然今天泛泛地谈“使命”“责任”显得有点矫情,但在平庸年代重塑信仰和理想的力量,恰恰是“知识分子”四字的基本内涵。知识阶层的理性和自觉,是一个国家迈向平等公正、文明富庶的希望;相反,如果连知识界都价值崩塌、精神溃散,“礼乐崩坏”的噩梦就离之不远。面对“中国梦”,每个知识分子的肩头都有着沉甸甸的分量。

如同历史上的每一个转型时期,今天的知识分子尤其是年轻的知识群体,不但和普通人一样在承担改革的阵痛,更遭遇了精神和价值上的困惑和痛苦。他们一样为高房价所苦,为稀缺的医疗、教育资源所累,为求职晋升而深深焦虑,而这些境遇背后所隐藏的公平正义问题,则让每个人的社会理想都不断地在怀疑和重建、解构和重构间徘徊。

这种徘徊不应成为抱怨的理由,相反,更应成为建设的动力。所谓知识分子的自觉,其实就是明白一件事,即民族的崛起是个人成就的前提,有全体人的幸福才有单个人的美满。在完成社会公平建制、塑造社会人文精神方面,他们从来不是可以坐享其成的群体,恰恰是被寄予厚望的中流砥柱。清醒的自觉,宽阔的胸襟,泽被苍生的情怀,复兴家国的理想,在任何年代都是知识群体最珍贵的品格,也是时代精神的精华所在。而这样的情怀和态度,将把个人命运和家国福祉紧紧相连,在民族大业中成就人生,在实现自我中造福大众。

做一个中国的“筑梦者”。为更多人圆梦,中国梦才能照亮你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