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时代商报 2013-06-07】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开始了,很多顶尖学生的最终目标是出国。这已经不是耸人听闻的说法,昨日《人民日报》刊文称,“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87%。”按其说法,我国虽然已经是人才大国,但高层次创新型人才匮乏,人才创新创业能力不强,人才结构和布局不尽合理,人才发展体制机制障碍尚未消除,人才资源开发投入不足,需要在实施人才强国战略中予以重视并加以解决。

人才,尤其是顶尖人才外流,不只是中国的困境,也是发展中国家都会遇到的困境,俄罗斯人才外流的情况就非常严重,以至于国内建议修改移民法以吸引更多的人才,马来西亚首相甚至认为人才外流是实现到2020年成为高收入发达国家这一目标的主要障碍。但中国的人才外流,仍然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外流的总是最顶尖的人才。

中国对人才回归不能说不重视,中央一级的有“千人计划”,各省市也都有自己的吸引海外人才回归计划,但一方面是吸引回来的顶尖人才仍很少,且很多不过是回国内兼职;另一方面是很多人才回国后不能发挥专长,慢慢被数不尽的计划、报表、会议所淹没,或是无法适应国内环境,受挫抑郁。

重视不等于适用,我们的很多计划都是行政人员作出的,外行管理内行的倾向仍然十分严重。一些行政人员因为不懂业务,又找不到自己应该坐的位置,把自己当成万能的上帝,对专业人才用管理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办法随意摆布,随意设置考核项目、职称评比计划等,使得回归的人才无法发挥长处,反而成为行政管理的附属品。

专业人才需要接触尖端科研信息,更需要宽松的科研环境、自由的发挥空间。而在行政主导的环境下,制定在核心期刊发表文章数量这类考核标准的,往往是不写学术论文的人;制定科研计划的,往往是不搞科研的人。自由被量化考核所泯灭,宽松被命令所限制,这是对吸引人才的一种嘲讽。

吸引人才最重要的,其实不是解决住房、孩子上学、家属工作等问题,而是提供一个可以让人才充分发挥才能的空间,给予足够宽松、自由的学术空间,公平的竞争环境。只有解决这方面短板,才能让顶尖人才不再流失,让海外人才能够回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