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 中国人才杂志 2013-06-08 】

世界顶尖人才争夺日趋激烈

国际人才竞争历来是一个热点问题。进入21 世纪以后,随着经济全球化和以信息技术为主要内容的知识经济迅猛发展,世界正处于由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过渡的新时期。“当今国际经济竞争中的制胜筹码已经不再是一国所拥有的自然资源、资金或者一般意义上的劳动力,而是其人才资源的数量、质量以及实际发挥出来的创造能量。” 国务院侨办侨务理论研究武汉基地主任、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李其荣说。

在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全方位与世界接轨并走向世界的过程中,世界顶尖人才群体是我们急需引进的高层次人才库。

2008 年开始,中组部等部委为引进海外高端人才出台“千人计划”,人才争夺战的号角吹响后,各地方风生水起,2010 年,广东创新性地引进首批海外科研团队和领军人才,其中包括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基因研究领域国际着名专家阿夫拉姆·赫什科,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曾任诺贝尔奖评委的拉斯·奥尔夫·彼昂,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国良、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王兆凯等;2012 年12 月,江苏无锡成功引进英国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获得者理查·罗伯茨,与当地的民营企业合作成立生物科技研究院,依托研究院进行科技成果产业化……

引进世界顶尖人才的晨曦已光芒初现,但不难发现我们目前引进人才的主要方式还局限于人才计划、丰厚的薪资等等,要引进更多的世界顶尖人才,美国相对成熟的引才经值得我们借鉴。

美国引才的做法值得借鉴

二战即将结束时,与苏联忙于把德国的大批物资、仪器设备等运回国内不同,美国动用100 多架次飞机,派遣数千名随军科技专家组成一支特殊部队,奔赴战败国物色科技精英,使2000 多名科学家流向或移居美国,为此后美国经济军事实力的迅速增强储备了核心因素。

二战后首批移居美国的科学家为美国军事经济和科技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如:熟悉德国科研内情的爱因斯坦上书罗斯福总统,提议研发原子弹;费米建立了美国第一座受控核反应堆,成为美国“曼哈顿工程”的主要领导者,为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奠定了基础;特勒于1952年11 月1日在太平洋恩尼威托克岛成功爆炸了第一颗氢弹,成为“氢弹之父”……

世界顶尖人才为美国创造的巨大价值进一步提升了政府对引进人才的重视程度,网罗世界各国优秀人才来为美国服务成为其对外人才战略的目标。

为争夺世界人才,美国通过制定开放的移民政策,吸纳人才。除通过职业移民的方式吸引外来人才,为满足其国内人才市场的需求,美国还颁布了种类繁多的临时工作类签证,如H-1B 签证、L1 签证、O1 签证、TN 签证等,据报道,美国目前的非移民签证就有18 种,涉及科技、工程和教育等各方面的流动人才;

为了吸引优秀留学生留居,美国实行“绿卡制”,给予其入籍优惠,外国留学生在取得学位后有一半以上定居美国,庞大的留学生群体成为美国海外人才的一个重要来源。通过优惠的留学政策,美国成为当今世界上外国留学生首选的国家,有报道说“美国是拥有世界留学生数量最多的国家,约占全球留学生总数的1/3”;

另外,为应对全球激烈的人才争夺战,美国提出“人才本土化战略”,即在他国设立研发机构,就地招聘他国人才为美国所用。跨国公司就是美国“人才本土化战略”的重要力量。美国IBM、英特尔、惠普等公司都在北京中关村或上海等地设有总部和研发中心,这些研发机构也成为跨国公司掠夺外国优秀人才的“桥头堡”;

除此之外,美国还通过高薪和股票吸引留住人才、通过国际合作利用别国人才资源……

提升对国际顶尖人才的竞争力

借鉴美国的经验,有学者建议从以下几方面拓展我国引进世界顶尖人才的路径:

不断扩展人才用武平台。2012 年12月,江苏无锡成功引进英国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获得者理查·罗伯茨,无锡市人社局副局长胡逸说,在与理查·罗伯茨谈判的时候,罗伯茨反复问“我到无锡来能干什么?”“这给了我们一个重大启示,政策创新要找准人才关注的需求点、兴趣点,找到他的用武之地在哪里。如果你出台的政策,他根本用不着,再好的政策也是白搭。”

2012 年底,北京中关村为引进国际顶尖人才和团队,提出要加强示范区与硅谷等国际知名创新中心的合作,探索建立世界顶级实验室或创新中心,为高端人才创新发展提供更丰富的资源和更国际化的平台。全国各地的人才管理改革试验区、科学实验室、创新创业基地等也成为引进世界顶尖人才的重要举措。

另外,有挑战性、创新性的科研项目也是吸引世界顶尖人才的重要因素。要努力向有关方面争取具有国际水准的重大项目落户,同时根据重大项目围绕本地产业布局,加大投入力度,进而就可借此引进和培育一批具有竞争优势的国际产学研联盟、高端人才和创新团队。

不断完善我国的人才移民制度。2000年以来,我国外国人入境人数以年均10%左右的速度递增;自2004 年中国“绿卡”制度实施以来,截至2011 年底,持有《外国人永久居留证》的外国人达到4752 人,其中外籍高层次人才及家属1735 人、亲属团聚人员3017 人,但我国“绿卡”的年均发放量仅有248 张,与2011 年入境外国人数2700 万,常住外国人口60 万的数字相比明显偏低。

2012 年,公安部、人社部等25 个部门印发了《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享有相关待遇的办法》,为我国扩大海外引才路径、吸引海外顶尖人才提供了便利,不过在此基础上,还需要进一步完善相关移民政策,进一步打开引才之路。

更加重视留学生力量。留学生相对来说都比较年轻,可使一国的科技人才结构具有未来发展潜能的特点,保证其科技经济的发展始终具有长足的实力。

为了吸引留住来自世界各国的青年杰出人才,吸引海外留学生到中国学习、从事科研,为中国现代化建设提供智力支持,我们一方面要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加大对教育的投入,改善学校的硬件和软件设施,建立一支高素质的师资队伍,另一方面要制定一定的留学生资助政策。20世纪60 年代,美国政府就拨出25 亿美元经费用于资助国际留学生,美国各大学也相继实施各自的留学教育政策,为在美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的外国留学生提供“研究助理”、“教学助理”等带薪职位以资助其完成学业。

改善人才发展环境,提高人才待遇。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说:“国内外的历史经验表明,真正顶尖的人才不是招来的,而是请来的。”“参照国际惯例,从‘情、礼、利’三方面着力营造优越的工作环境和生活待遇,形成综合配套体系,真正做到能够吸引、留住和用好顶尖人才。”

我们需要在加大科研经费投入、改善引进人才科研工作生活条件等方面持续发力,吸引和留住人才。美国人才引进的政策之所以能够行之有效,其在人才工作环境和生活待遇方面的优势发挥着决定性作用。

采取灵活多样的方式引用外国人才。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社会发展程度的制约,世界科技人才供不应求的状况下,我们很难与发达国家一争高下,所以更要积极转变人才引进观念,由占有人才向灵活多样地使用人才转变,充分发挥海外智力资源的价值。

如可采取“季节型”、“假日型”、“候鸟型”、“契约性”等柔性方式引进海外人才,或让国内的专家学者以学术会议、访问、交流的形式走出去,在人员来去自由的流动中,实现智力资源的有效引进和利用;利用我国企业走出国门的机会,在西方发达国家开办跨国公司,就地聘用当地的智力资源,提升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增强企业的竞争力;实行“人才本土化战略”,在他国设立研发机构,就地招聘他国人才为我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