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2013-07-01】正确认识人才工作效率与公平的关系。在全球人才竞争中,我国人才工作要尽快打开局面、取得先机,就要抓住主要矛盾,从关键环节打开突破口。实施“千人计划”和“万人计划”,集聚和培养一批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发挥高端引领的示范引领作用,体现着人才工作中的“效率优先”。在人才工作开局之后,就要从重视“效率”,逐步过渡到重视“公平”,着力于从“特惠”到“普惠”的过渡。未来,人才工作将进入精细化阶段和内涵式发展阶段,要更加重视以人才队伍建设和人才工作产生的实际效益来调整人才工作重点,通过营造公平、公正、开放、竞争的人才环境,实现人人得到发展,人人可以成才。

正确处理政府推动与发挥市场作用的关系。人才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转型期”的人才管理模式要实现政府宏观调控与市场发挥作用的有效结合。政府在人才开发中的作用,可以用阶段论来概括。在不同阶段下,政府在人才开发中有不同的角色定位。在人才工作启动阶段,政府发挥主导作用,扮演引导角色,可以发挥出积聚社会资源和社会注意力的优势,有利于实现人才工作的良好开局,产生更大人才工作影响力。当人才工作“这壶水”烧热之后,政府就要调整自己的角色,考虑退出问题,依靠市场化手段来推动人才工作。当前,一方面政府人才工作抓得力度不够,另一方面存在“管理过度”。下一步政府应该实现角色转型,从人才工作“前台”走向“后台”,为在市场竞争规律、价值规律和供求规律作用下,实现人才配置和开发的有效均衡让出空间。

正确对待点上突破与统筹兼顾的关系。以政策创新推动体制机制创新、推进人才管理改革试验区建设是寻求点上突破、带动全局的探索实践。点上突破、先行先试,其目的是在一定区域内,一些环节上,允许有更加宽松的改革权和试验权,允许人才管理模式和政策具有优先性和特殊性,从而由易及难、由点到面,营造一个更加优惠、更加宽松的政策环境和服务环境,破除一些不适应的管理体制、机制障碍。通过探索、实验,进一步解放思想、总结经验、发现问题、把握规律、系统布局,及时将成熟的有效经验上升为制度规范,最终实现“统筹推进”,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内推广经验,顺应规律,以“小环境”放大、影响、改变人才发展的“大环境”,实现人才环境的整体优化发展。

正确把握依法管理与政策推动的关系。政策的出台具有一定灵活性和适应性,体现着各地各部门的自由裁量权,在工作实际中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单纯依靠出台政策推动人才工作,是不稳定的,不系统的,也造成了当前人才工作政出多门,政策碎片化的倾向以及在强制规范方面缺乏整体设计的问题。法律法规具备稳定性、强制性,加强人才立法有助于强化人才工作的系统性、权威性和长期性。当前,我国人才工作的立法工作较弱、法制观念不强,还没有形成基于法律规章推动第一资源开发的工作机制。未来人才工作需加强人才立法建设,建立体系完整、结构协调、内容充分、全面的人才法律法规体系,形成有利于人才发展的综合法制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