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2013-12-04】

今中国,经济发展与改革往何处去?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给出明确答案:“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推动资源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

人才资源作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资源,只有运用市场机制才能得以发展,才能服务于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服务于经济社会的发展。

人才现象是一种经济现象

在知识经济时代,谁首先抢占了人才高地,谁拥有更多的人才资本,谁就控制了新世纪发展的制高点,谁就能在激烈的综合国力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

对人才资本的争夺,最著名案例当数二战后的“战利品”之争。在西方,美国人抢到了3000多名德国科学家,如获至宝,忙着往本土运送人才;在东方,当时的苏联人却忙着搬运那些缴获来的坦克大炮,足足用火车运了5个多月。人才到底有多重要?看如今两国的现状,结论不言自喻。

在美国,吸引外来人才的并不是政府,而是以私营企业为主导的社会力量。在人才吸引问题上,美国政府的主要作用不是通过行政手段人为影响和干预人才流动,也不是通过临时性的措施和政策对少数人和少数地区提供优惠,更不是拿出金钱和官方职位吸引少数成功者,而是致力于营造公平竞争的就业和创业环境。

20世纪90年代,美国高科技企业发展迅猛,需要大量计算机等高新技术人才。1990年,在美国计算机业主的游说和推动下,美国通过H1-B签证计划,使外来人才可以一次居留6年,成为美国企业吸引人才的有效武器。美国的大型高科技公司声称,如果无法有效地吸引全球一流人才来美国公司效力,它们只好把就业机会转到国外去。

诸多人才现象说明,社会、经济的发展,核心是人才的发展;人才通过科技创新而实现科技进步是经济增长的力量源泉,人才是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根本推动力。因此,人才现象是一种经济现象,知识经济的本质是人才经济,人才经济的发展遵从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

市场机制下的人才竞争

人才市场竞争机制体现在人才能力的竞争方面,表现为人才的业绩大小和效能高低。为此,对人才进行绩效评价成为必然。一个地区、一个单位拥有多少人才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现有人才的作用是否充分发挥、才智是否充分挖掘、能力是否充分开发?人才创新成果及产业化状况如何?这才是一个地区人才发展的切实要务,这才是检验人才“以用为本”战略成效的标志。

江苏张家港市在全国率先推出“人才项目绩效评价指标体系”,启动对引进人才的绩效考核。人才绩效评估的“成绩单”与政府扶持绑定,打破了原先“一审定终身”的认定模式,将人才发展实绩与人才项目升级资助紧密相结合。同时,对连续多年绩效评价不合格的人才实行退出机制。人才绩效评价充分体现了市场竞争机制在使用、管理人才中的运用。

人才市场竞争机制体现在用人单位政策、制度等环境的竞争方面,表现为人才所处的创新创业环境的优劣对比。人才政策和制度是影响人才吸引效果的主要因素,人才总是要向能够发挥才能、体现价值的地方流动。也就是说,哪个地方的政策和制度更具有优势,哪个地方就能吸引、聚集更多的人才;哪个地方的政策和制度更具有活力,哪个地方就能将人才效能发挥到极致。

江苏昆山市在优化人才创新创业环境方面堪称楷模。昆山大力实施“人才生根”战略,以完善的功能、灵活的机制、周到的服务、宜居的环境,加快建设创新资源集聚、高端人才创业、科技成果转化、科技金融服务“四大高地”,先后引进“两院”院士15人、“长江学者”9人,吸引了52名国家“千人计划”人才、34名省高层次“双创”人才在昆山创业。

价格机制的激励作用

市场价格机制是通过市场价格信息反映供求关系,并通过这种市场价格信息调节生产和流通,从而达到资源配置。另外,价格机制还可以促进竞争和激励,决定和调节收入分配等。

运用市场价格机制激励、服务人才,考量的是在人才市场中用人主体的价值认知和人才客体的价值含量,二者缺一不可。例如,和氏璞玉在楚厉王、楚武王的眼中不过是一块石头,到了楚文王那里却成为价值连城的和氏璧;不学无术的南郭处士在齐宣王三百人合奏吹竽时可以滥竽充数,但在齐湣王好听独奏时,只好一逃了之。

毋庸讳言,时下的“高端人才”中,既有身怀瑰宝的“卞和”,也有无才无德的“南郭处士”。因此,引才也是有风险的。但是,一旦认准了人才的价值,就要舍得投入,要让真正的有才之士得到价值实现。

张家港骏马集团的民营企业家慧眼识才,2011年3月从美国引进海归人才周炳合作创办“张家港意发功率半导体有限公司”。骏马集团除注册资金1000万元外,甘愿再投资3000万元,却让仅以100万元现金和技术入股的周炳占51%的股份。骏马集团看中的就是周炳的人才资本价值,让人才控股新企业,使其充分发挥高端人才在“技术、视野、信息”等方面的优势,以弥补本土企业转型升级“缺信息、缺人才、缺方向”的短板。如今,由于有周炳全力助推企业转型升级,骏马集团的新产品已经进入市场,有望摆脱我国功率开关器件长期依赖进口的局面。

《决定》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中期望,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可以预期,在全面运用市场机制发展人才经济的过程中,在国家形成一个充满生机与活力的人才汇聚机制之日,即是国外人才慕名而至、海外学子携手归来、国内人才才智涌流的国盛才兴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