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马露 邱晨辉 2014-04-30】原标题:农村污染也在制造雾霾

“现在谈污染都把目光放在大城市,那么农村对雾霾‘贡献’有多大,到底谁应该对空气污染负主要责任?”在前不久召开的2014农业展望大会农业资源环境分会场上,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农业及环境科学学院教授耿旭抛出这个疑问。

“PM2.5的主要来源是空气中的一次颗粒物和二次颗粒物,”耿旭解释,一次颗粒物是工业、建筑、交通、电力、生产及生活和天然源的排放。二次颗粒物则是大气中的气体被氧化形成的新微粒。“实际上一次颗粒物对PM2.5的贡献不到50%,而二次颗粒物却高达50%~80%。”那么,二次颗粒物从哪里来?根据《中国低碳发展报告(2014)》介绍,大气中氮氧化物等物质被臭氧氧化后成为了PM2.5的主要成分——二次颗粒物。耿旭说,“换言之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才是‘元凶’。”

“农村消耗的能源只占15%,但是对氮氧化物的贡献却占到了40%。”耿旭指出“症结”所在——农村大量使用低效率能源,使氮氧化物等容易形成二次颗粒物的物质大量排放,“农村对空气污染程度并不低。”他回忆起几年前回河北农村老家的经历——女人们在厨房做饭,整个厨房里弥漫的全是黑烟,“为什么农村女性肺炎、肺癌比例超过城市两倍到三倍?”低效率能源一方面成为直接健康“杀手”,一方面贡献大量二次颗粒物,成为PM2.5的间接“导火线”。

怎么把能源效率“拉”起来?耿旭看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在农村推行新的燃烧技术——清洁炉。“清洁炉一方面节能,可以提高能源效率,另一方面可以减少排放。”他举了一个例子,未来10年,假设清洁炉一年推广量为160万台,其中20%的用户替代老式煤炉,每户每年可以减少1吨煤炭,减排2.6吨,未来10年便可以减少煤炭使用320万吨。

当天,会议发布的《中国农业展望报告(2014-2023)》,大会执行主席、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所长许世卫在发布展望报告时说,未来10年,我国三大主粮的自给率预计将保持较高水平,能够实现“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粮食安全目标。据介绍,该报告是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牵头,会同农业系统内外有关单位专家学者完成,报告采用国内公开年间及发布数据、粮食一线调查数据和FAO等国际数据作为支撑,在此基础上建立起农业监测预警数据库、农产品中长期展望模型和监测预警系统。